第192章 吓尿(1 / 2)

“到了。”

乐语掀开车帘,心里如同盲婚哑嫁的新娘一样忐忑不安。

其实也不算盲婚哑嫁,至少乐语知道蓝炎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凤凰男。

傍晚的东阳大地,被夕阳的晖光铺上血红的纱衣。

一行运载着各种货物的马车队,经过两天一夜的奔波,逐渐接近铜陵镇的临时军营。

军营里已经燃起灯火,远远望去,宛如盘踞在大山之间的怪物。

镇上的农民哪看过这等景象,好奇地站在镇口迎接车队的到来。车队里除了装载大量货物的三马货车,还有多驾豪华舒适的双马轿子。

“欢迎银血会各位的到来。”

穿着深蓝军服的银古月站在军营正门,双手抱拳说道:“我乃临海军第一卫队队长,副漩校银古月,蓝将军军务繁忙,派我前来接待各位。”

“请问,银血会会长是……?”

银古月看着轿子走下十一位华服青年,微微挑了挑眉。

“我就是银血会会长。”听朝早平静说道:“或者说,我们十一位都是银血会会长。”

“哎~”银古月歪了歪脑袋:“这可真是在下闻所未闻的特殊情况哎~”

“这就像我要娶一位二十岁的美娇娘,但现在给我送了两位十岁的女孩,银血会这事做的……不太地道吧?”

“但你们也不在乎来的是不是美娇娘,”乐语拍了拍屁股,坐了几十个小时轿子,屁股都坐扁了:“而是她带来的嫁妆。”

“我们十一位都是银血大型商会的继承人,我们做出的决定等同于银血会的决断。银血会会长能做的事,我们也能做;但我们能做的事,银血会会长却未必能做。”

“而且,比起一个垂垂老矣,随时会被银血会弃之如履的老人,现在来的是十一位各商会视为心肝命根的继承人,不是更符合你们的利益吗?银队长?”

银古月眯起眼睛看向乐语:“我们以前见过吗?”

“我没见过你,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我。”

“请问你是……?”

“荆正威。”

银古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: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,怪不得……”

怎么?荆正威这么有名的吗?连银古月都知道?

乐语也不知道他误会了什么,随口问道:“蓝将军何时有时间能接见我等?”

“进去再说吧。”

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响起,乐语转头看去,发现是一位长相平平无奇的校官。乐语觉得很是眼熟,但一时间想不起来,便直接问:“请问这位将军是……?”

“他是临海军作战参谋,协漩校夏林果。”银古月看了看两人,“怎么?荆先生你认识?”

“不认识。”乐语真诚说道。

可能是哪一位以前见过的统计司干员吧,他心想。

因为已经过去两个多月,而且荆正威的记忆严重冲淡千羽流的经历,所以乐语早就将驾驶‘千羽流号’时认识的人忘得七七八八,印象较深的也只有千雨雅、安倩大姐姐、蓝炎、奎照、陈辅等寥寥数人。

就连银古月,也是因为他的眼睛跟狐狸一样细长,非常有特点,乐语才有印象。

夏林果这种交集不多,长相还没什么特点,乐语就真忘了。

就在大家即将进军营的时候,忽然后面传来响动,一个公子哥儿双腿发软地跪在地上,瑟瑟发抖满脸冷汗。

银古月眯起眼睛:“怎么了?好像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哎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